民粹主义的梦想


<p>副首席部长随后指示官员完成州内当地城市机构选举的筹备工作,但政府的沉默使人们对这些选举何时会发生这一选举产生了许多疑虑</p><p>在该州,在2005年举行选举27年后,人们从基本设施中受益,但在2010年,随着五年的市政公司和理事会的完成,该系统进入边缘</p><p>在一定程度上,政府制定的市政法案应该在该期限届满后的六个月内再次当选,但即使在两年半之后,也不可能举行选举</p><p>当然,为了政治利益,各方和政府都没有放弃其公告</p><p>值得称道的是,在人民选举后,由于公众代表,城镇的状况大为改善,公众开始觉得现在开始一个新的发展时代,但看到政府的敏感性,只是在做梦</p><p>自2010年3月至今,部长们没有任何机会通过传达这些选举的信息来误导公众</p><p>副首席部长过去还召集会议,审查会后的官员准备情况和准备手续</p><p>如果政府对选举表现出严肃态度,那将是一件好事,因为由于市政公司和委员会的结束,总部一级的发展受到了影响</p><p>首先,当选的公众代表过去常常履行其雄心勃勃的重要计划,但既然门已掌握在当局手中,公众就会被忽视</p><p>如果各政党不坚持选举,而且机构不坚持选举,那么从中央政府收到的发展金额将无法获得,因为只有在机构成立时,中心才会提供资金</p><p>没有立法者希望公司进入他们的议会选区集会</p><p>公众还必须了解那些将公共利益置于其自身的工作重点</p><p> [Local Editorial:Jammu-Kashmir]访问m.jagran.com,在手机上查看最新的新闻,照片,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